乙酰胆碱

来者不拒,去者决不饶恕。
你好陌生人,我是阿朔/陆鸣。
just自娱自乐。
年更博主。文章主虞鸣刑林黑花骸云
萌点强强/互攻/BDSM
涉及
宝石之国/碧蓝航线/排球少年/艳汉/ZONE00/四代目大和辰之

杨洋×你(x

^幻想型

^杨洋×你

^来自一个痴汉的独白

^WB尧羽

昨夜深更半夜开的脑洞。

实在太喜欢杨洋了,简直是我的理想型(.限制级的没敢写我就自个儿YY一下吧(x

杨洋×你

1.他会抱着你撒娇,额头抵在你的肩颈,声音闷闷地从你的皮肤和空气中震荡过来。身子和语调都是软软的,柔软温和一如他的名字。

“宝贝儿,我想你了。”

末了在你的锁骨印下一吻。

2.你永远不用担心他会烦你出门前打扮需要的时间太久,因为通常他也同样。

家里会摆两面全身镜,你和他各自站在镜子前摆弄自己的衣服。

“这件好看还是这件好看?我觉得你穿那条裙子好看。”

随后两个人相携光鲜亮丽的出门...

2015-07-06

[指代不明]RECALL

Recall

^大概是原创。
^WB齐临
^From 来良病院
^弁:
原本写这篇的时候“你”是有原型的。但是越写越觉得“你”可以是任何一个人。可以代入吴邪可以代入小哥可以代入花儿可以代入瞎子,这几个人比较合适其余的我没有试过……总之“你”是一个包罗万象的人请自由理解w

他们说,这是高原。

辽阔而高远。空气中带着清冷的神圣,高耸的山上皑皑的雪和乌黑的岩,苍远的天空蓝的透彻,凌空的鹰锐利的目带起凛冽的风,划过高原人朴实黝黑的脸。

你站在布达拉宫前寂寥的广场上,拴住无数人的目光,你似是不知情,或者毫不在意,独自一人静静站着,面朝宏伟的布达拉宫,头顶高原的蓝天白云。你蓦地笑了,转身离开,马丁靴裹着修...

2014-12-06

[黑花]Matrimonio

Matrimonio

^盗墓笔记
^黑瞎子×解雨臣
^短 HE灵感来自广东2014高考题 
^matrimonio 西班牙语 姻缘
^WB 齐临

寒冬腊月。

茫茫草原,车子和手下都弃在了几公里外的公路上,他一个人,捏着一张泛黄的相片,手指冻得通红,执拗的不肯戴手套,早都没有任何知觉了。

大雪,据说几十年不遇,细密的雪花砸在脸上,痛很快被冷却成麻木,来年开春牧草一定很好,他漫无边际地想着。

没有特别明确的方向,手指僵硬得拿不住指北针,他试着屈了屈手指,小心翼翼地把相片放进了衣服内袋,然后蹙着眉,把手塞进了外套口袋。

太冷了,北京可没这样的天。他一边想着,一边朝...

2014-09-13

我们曾并肩浴血,
我们曾互托性命。
枪林弹雨中我的心是沉静的因为我知道背后有你。
为同一个目标吃苦受累,
在同一片土地分享喜悦。

——然而所有都只能是回忆了。
铁打的营盘已换了新的兵与你我再无关联。
我摸不到那把冰冷美丽的枪,
你不再是那个运筹帷幄的人。

麒麟带来的崭新的泪点我从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居然这么虐。

2014-08-29

我不会让你知道,所以你永远不会知道,等待是一件多么折磨人的事情。

等到绝望,肝胆寸断,但还是要捂着一身的痛继续等。就算是等不下去了,也还是要等到你然后亲口告诉你。

然而我是胆小的。一腔的怨怼卸成涩泪后才敢面对你,扯着嘴角不希望,让你因为我的抱怨感到任何的不适。

心惊胆战留给自己,你是一贯的从容淡定。

我无话可说,但我舍不得放下。

期期艾艾。

——脑洞。不知道配什么cp。

2014-08-20

听对楼的小孩儿打鼓我终于理解什么叫“这鼓打的,跟射不出来似的”
陆臻,真的太形象了(xxx
占个tag抱歉:)

2014-08-19

总有些人鲜明的留在你的记忆中不曾泯灭甚至永不模糊。

2014-08-04

段子|无题|731三叔微博段子衍生

^盗墓笔记
^黑瞎子×解语花
^原著向 7.31三叔微博段子衍生
^OOC避让注意
^WB 齐临

北京郊外山谷间的一片开阔地,乌乌泱泱停了几十辆车。

解语花靠在为首的悍马上眼神肃然,然悍马底盘太高车头已然顶到解语花后腰,气势生生掉了一大截。

但他岿然不动,身量高挑的黑瞎子倚在他旁边抽烟,解语花皱皱眉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抖出一支叼在嘴上,偏过头去借着黑瞎子的烟头点着了深吸一口,吐出一片浓得呛人的烟雾。

黑瞎子有点惊讶的看着他,解语花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没头没脑的丢下一句:“反正我又不唱戏了。”

黑瞎子一愣,蓦地忆起他确乎是很久没有看到解语花唱戏了,自他开始帮吴邪趟这摊子混水,解当家琐...

2014-08-01

关于一生的故事一点点的怨念

之前那篇让我不小心删了,但有些无论如何都想说的话,所以我简而述之。

似乎很多人在看一生的时候,都会在徐知着和蓝田分手之前停下,似乎这样他们就能一直幸福。

但是我很平静的看完了,然后觉得蓝田和靳辰好像。

奢侈品男人是我一直以来都非常喜欢的作品,蓝田和徐知着分手的时候,简直和靳辰一模一样。

都是那么简单而坚定地问:你决定了吗?

反而叫人平静的不知道怎么流泪了。

桔子树写了很多很多的伏笔,一点一点的阐述,到最后让你觉得,分手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所以,他们没有不幸福。徐知着越发意气风发,蓝田也一样。

让人觉得这样多好。

至少他们没有不爱彼此。

整篇一生看下来,唯一泪奔的地方是逐浪山抓住徐知着,夏明朗发话交人的时候。

“中国...

2014-07-11
2 / 3

© 乙酰胆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