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酰胆碱

来者不拒,去者决不饶恕。
你好陌生人,我是阿朔/陆鸣。
just自娱自乐。
年更博主。文章主虞鸣刑林黑花骸云
萌点强强/互攻/BDSM
涉及
宝石之国/碧蓝航线/排球少年/艳汉/ZONE00/四代目大和辰之

【刑林】薛定谔的暹罗

薛定谔的暹罗

 

^犯罪心理

^刑从连x林辰

^WB 阿朔

 

^弁

一个小短篇,只是作为林顾问的同行,想写一下斯金纳的猫这个梗,实现一下自己想养只猫叫斯金纳养只狗叫巴甫洛夫的夙愿。

私心写成了暹罗,实际上没这种好事我也知道。

就是个小日常,写来自己开心,如果各位看着能开心那显然更好,提前感谢阅读。

然后有点烂尾不好意思…大家姑且看看吧我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qwq
 

 

俗话说,第一只猫都有了,第二只还会远吗。

林辰发现那只暹罗的时候,它正坐在后院樱花树旁边一块非常平整干净的草地上,剑眉星目,安静得很。

用剑眉星目来形容一只猫虽然不太合适,但是这猫着实帅气得过分,劲瘦修长,通身白色只鼻尖爪尖带一点点黑,一双眼睛碧蓝清澈,坐在那里凭生了些萧肃气场。

林辰硬生生被只猫撩得心口一窒,想了想这会儿家里那只橘猫小王正摊着耀眼的肚皮呼呼大睡,近日体重只增不减,越发抱不动了。

再看看眼前这只猫,林辰忽然有种把它抱回家的冲动。

一人一猫就这么对视良久,暹罗却像是突然知道了他在想什么,或者它就是为此而来的,轻轻地喵了一声。

林辰像是得到了莫大的鼓励,他上前两步,暹罗立即十分配合地跳到他怀里,乖乖地被他抱进了屋。

刑从连刚刚起床洗漱完毕,额间碎发还带了点湿,林辰迎上去无比熟稔无比自然地交换了一个吻,刑从连才觉得爱人怀里的触感有点不对,低头是一双湛蓝猫眼,他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刑从连尚未完全清醒,眼神复杂地打量了暹罗几眼,犹豫了一下开口:“我记得小王不长这样。”

林辰笑笑指指睡在窗边吊床上的橘猫:“小王在那儿,这只是我新捡的,我决定起名叫斯金纳。”

刑从连看着暹罗心头莫名泛了点酸,随后他很快安慰自己,犯不着跟只猫吃醋,不就是只猫,吃的什么醋呢。

思绪翻涌间林辰已抱了猫去给它洗澡,暹罗意外地非常听话,任由林辰摆弄。刑从连紧走两步靠在洗手间门框上,看一眼帅气乖巧的猫,再看一眼林辰温柔的眼神咂咂嘴,觉得有些醋还是得吃,于是他酸溜溜地开口:“为什么要叫斯金纳?”

林辰调整好水温,以手轻轻掬起一捧水浇在猫身上,一边回答刑从连的问题,声音带着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轻柔:“斯金纳是心理学行为主义流派的代表人物,他用猫做过操作性条件反射的实验。以前见过别人管猫叫薛定谔,当时就决定以后养的猫要叫斯金纳,养的狗叫巴甫洛夫。”他顿了顿朝着刑从连绽出一个笑。“养小王的时候没想起来,刚刚在后院见到它一副帅气逼人的样子忽然又想起来这件事情,所以就决定叫斯金纳了。”

林辰一点没意识到刑从连话里那点酸味,解释得起劲,眼神也一点没变,还是那一水儿的温柔,甚至因为想起上学的时光泛了点涟漪,好看的紧,看得刑从连呼吸一滞,但他很快想起这潭水不是望着自己的,这涟漪也不是因自己泛起的,顿时那点旖念发酵蒸腾全变得酸溜溜的顺着血管流了一身。

刑从连没法儿,有点无奈又有点讷讷地吐出一句:“它…挺好看的哈。”

林辰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转头非常惊讶地看着刑从连,眼神还是一点没变,甚至加了一汪深情:“刑队长,你不会是吃醋吧?”

刑从连顿时有点被戳穿的尴尬,目光游移了半天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林辰心里几乎要笑死,放开猫擦净手,慢条斯理踱了两步站到刑从连跟前,伸手环住他脖子凑上自己的唇。

“老婆乖,别醋,谁能有你好看啊。”

这飞醋确实吃的太离谱,刑从连自己也意识到了,脸上不禁开始飘红,衬着翠瞳长睫,当真是肤白貌美。林辰越看越觉得可爱,又凑上去亲他两口,忍不住咯咯笑起来:“老婆,你不能连只猫的醋都吃啊,我以后哄你的工作量也太大了吧。”

刑从连仍然羞着,一句话不说扭头就走。留下林辰一个人给斯金纳洗澡。

 

显然,小王作为一只橘猫贯彻了它的本质——除了吃什么都不在意。除了最开始为了食盆的问题跟斯金纳打过一架以外,与斯金纳的相处十分愉快。两只体型毛色都十分迥异的猫常常依偎在一起睡觉,互相咬咬尾巴咬咬耳朵亲亲嘴。搞得林辰非常担心这两只猫搞到一起生出一窝串串——还很难想象串成什么样。

很不幸的是,斯金纳居然真的一天天大了肚子。忧虑成了真,林辰一边定期带斯金纳去宠物医院产检,一边提心吊胆地担心这窝小猫到底得长成什么样。反倒是刑从连,第一次发现斯金纳的肚子的时候,大呼小叫地喊着:“这是怎么了?!这猫生病了???这猫居然是只母猫???!!!!”

林辰十分无奈地按下他脑袋揉了两把:“是只母猫,你干嘛这么大惊小怪的。”

刑从连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抓着林辰的手:“长得这么撩帅撩帅的是只母猫???对得起它的长相吗!害得我吃半天飞醋。”

林辰哭笑不得轻轻拍一下他脸颊:“刑队长,请深刻反思你吃飞醋的自身问题,不要让猫背锅。”

不过最后,好在斯金纳剩下的一窝小猫都是纯种的暹罗,身量还没长开,不似妈妈那样矫健,却是可爱得要命,教人心肝都软化了,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到这时候,林辰才明白,斯金纳是知道自己怀孕了才为宝宝们找铲屎官找上他的。

Fin.

评论 ( 6 )
热度 ( 43 )

© 乙酰胆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