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酰胆碱

来者不拒,去者决不饶恕。
你好陌生人,我是阿朔/陆鸣。
just自娱自乐。
年更博主。文章主虞鸣刑林黑花骸云
萌点强强/互攻/BDSM
涉及
宝石之国/碧蓝航线/排球少年/艳汉/ZONE00/四代目大和辰之

或许是情书。


^黑花
^花爷第一人称
^521贺文
^W.B.齐临
^From 来良病院

写在前面麻烦看一眼辣。
好久没有写黑花也没看过所以性格崩了…。用了自己比较喜欢的方式和语气去写但是性格崩了我简直…没救…。
一如既往的逻辑混乱这次请理解为花爷写情书太紧张了所以…[ntm
和谐词啥的没事吧俺真的不会用lofter呀——
以下正文↓
===

怎么也想不到,坐在这里写着这封信的人会是我,而不是那个满嘴跑火车情话当问好的黑瞎子。

噢,我忽然忘了会看这封信的人只有你。那么就改成——而不是你这个满嘴跑火车情话当问好的黑瞎子。

——想想解雨臣笔下文字浪漫而温柔,眼中充满着爱意与情愫…哦不…停。别说你不信,我也不信。

可这么扯淡的事儿现在,此时此刻,无比真实地,发生着。

或许是经历使然我确定我不是一个坦诚的人,你知道的,商人们最喜欢绕嘴皮子一层话盖三层被子。为了解家为了自己的生存,我必须学会这一套客套的技巧,久而久之,我几乎忘了怎么坦诚的说话了。

这不是别扭——吴邪老这么说我,我希望你不这么觉得——这只是一种习惯,不知道怎么改的习惯。

或者说只是生存必需,像你戴墨镜一样。没有这样一层一层的潜台词,我怕是已经被人剥皮断骨了吧。

这么想来这倒是我第一次做这么直接的事儿,其实感觉还不错。

扯远了。

我是不是说过我看不透你?自见到你之时便觉得长久以来我积攒的看人的自信似乎消失不见了,墨镜挡住的不止你的眼睛连带着你的一切都模糊不清。莫名其妙,相互吸引到表明心意,只能用莫名其妙来形容了。

没想过,从小被教育谨慎处事的我会爱上一个身份不明来历不清的人,还是个五大三粗笑意明灭的男人。我甚至摸不清你的一切。

若不是你直球越发的准确坚定,恐怕如今又是另一番结果。

遇到你我不再是笑意翩翩叱咤风云运筹在握的解当家解语花,你的存在让许多事情脱离了我的掌控,值得庆幸的是结果还不算太糟糕,至少没有什么不可挽回的错。

我已经可以想象你挑着眉咋舌的样子了。好吧,那么结果是很好的,令人满意,一系列的不可掌控带给我一个二当家,一个铁筷子,一个好伙计,还有最重要的,一个爱人。

记不起从哪看到,独自站在顶点的人,是会冷的。

而你,坚定的逆着凛冽的风踩着厚重的雪扛着没齿的寒站到我身边,冰冷的顶点多了稳定的
热源,瞬间,春暖花开。

——我真这么想?

不。别闹了,这是两个男人谈恋爱吗,这是少女在冰箱上谈恋爱。

我们的爱充满着血腥和暴力。

两个男人,两个血性的、强硬的男人,两个站在各自顶点的男人。

初见是温文尔雅的然而那之后的每一次会面都在血腥味里沾染点属于自己的气息,要么互殴,要么联手群架。

“花儿爷,你的背后交给我。”习惯独自作战的我听到这句话蓦地一愣,背后是你坚实的肌肉和沉着的心跳。前所未有的感觉,自信而了然笑了笑,说“开什么玩笑刚刚是谁拿着军刺想戳我心口?”

差不多就是从这时起,端倪在我眼中绽开成妖冶的花,带着些许微酸的腐坏气息,玫瑰一样艳丽引人沉醉。

然后我们相恋,我们做爱——或许称为交媾更为合适。最原始的,最野性的欲望毫不加掩饰扑面而来张着血盆大口似是要将人毁灭殆尽。

接下来的三天解当家是在床上处理的公务。

这么看来结果也不怎么好。

便也如此吧,你我都是只会向前的人。何况天下人都知道,解家当家有一个姓齐的夫人。

所以,第一次

——我爱你。

不会是最后一次…吧。

最直的球已经打出去了。

那么晚安,解夫人。

_The End_

以上。

就当是521贺文。

评论
热度 ( 1 )

© 乙酰胆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