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酰胆碱

来者不拒,去者决不饶恕。
你好陌生人,我是阿朔/陆鸣。
just自娱自乐。
年更博主。文章主虞鸣刑林黑花骸云
萌点强强/互攻/BDSM
涉及
宝石之国/碧蓝航线/排球少年/艳汉/ZONE00/四代目大和辰之

[骸云]Sonatina[HB to 阿骸 温馨向]

Sonatina

^KHR
^六道骸×云雀恭弥 十年后设定
^温馨向 HB to 阿骸
^WB 阿朔

^写在前面
文题不登对不用纠结[ntm
好久不写骸云真觉得…卧槽…烂透了…
懒的改了无从下手哪里都很糟糕…虽说6.9才是阿骸生日但是我总觉得码完了不发出来不舒坦所以…。
总之阿骸生日快乐v各位还是别食用了√
以下正文。

弹雨呼啸,林间的地面上满是燃着残焰的弹坑,即便是坚固的混凝土掩体也被震撼得扑簌簌落下尘土。

六道骸侧着身隐在窗口偏过头去看敌方的情况,对面的建筑物楼顶架了不少炮筒,火光不断闪烁即使在白昼也亮的刺眼,对手试图用重火力全面压制彭格列两位擅长近战搏斗的守护者。

不得不说是有效果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此次并不复杂的任务完全交由他们两个完成,没带一个手下。此时,他们正在掩体里躲避攻击。

“还真是兴师动众啊”六道骸想着,“这老头真怕死。”他抬眼看了看坐在一边的云雀恭弥,如今的他不复十年前的冲动肤浅,此时敛着目不动如山。云雀感知到他的视线甩过去一个锐利的眼神,随即闭了眼在漫天的炮火中小憩。

骸挑了挑眉,继续用粘腻的目光舔舐云雀周身——反正也无事可做。

其实如果可以,他一点也不想让面前的黑发男子执行这种危险的任务,可惜不知何原因一向不怎么差遣云雀的沢田纲吉这次竟毫无犹豫地将资料甩在云雀面前,赶在自己截住之前。

他还记得他推开Boss办公室的门时,恭弥已经拿着任务书正在翻看,沢田纲吉脸色平静得让人生厌,沉稳大气丝毫不见曾经的胆小懦弱。恭弥面无表情地表示接受这个杀戮的任务,骸才听到这么久以来沢田纲吉说过的最动听的一句话——骸,你也一起去,任务目标:特雷诺家族首领,瓦尔•特雷诺。

所以他们现在窝在这个曾经属于特雷诺家族的掩体,屋外硝烟张扬,屋内尘土漫天,云雀靠在墙根抱着臂假寐,骸则站在射击死角清理敌方派遣来的匣兵器,等着对方炮火消耗殆尽。据他们掌握的情报,特雷诺家族的军火储备不足以将这个雷焰加固过的掩体轰塌。

气氛悠闲但精神并不放松,云雀闭目歇憩然每块肌肉都蓄势待发,似乎一睁眼便是一只锐利的鹰矫捷的豹,劲痩的腰身绷得极紧,修身的西装勾勒姣好的线条。骸一边举着三叉戟料理从窗口侵入烦人岚猫一边眯着眼睛盯着云雀。他忽然觉得沢田纲吉的那句话没那么动听,他跟着来真是个该死的错误决定。骸郁闷的移开目光专心架构拦截匣兵器的幻术妄图消散聚集在下腹的热量。

一阵细微的碎裂声让一切幻想都消弥,骸蹙了眉向外看了看,炮火密度有所下降但仍不见任何歇火的征兆。可这样下去…

距离有点远,骸眯眯眼看了看炮筒的位置,在心里略略计算了一下,幻术的精度不够,看来得放一个大规模的幻术了。

骸稍稍动了动,挑起嘴角之时猩红的眼中数字已从六跳转到了一,戟尖一挑在窗口布下障眼法,之后便坦然站到窗口屏气凝神,三叉戟横在身前,瞳色艳红。

远距离、大范围的幻术是十分费神的,这对于刚刚出狱没多久精神有些涣散的六道骸来说,多少还是有些难度,容不得一点马虎。

藤蔓渐渐从对面的高楼延伸出来缠住人的肢体,柔软却成为尖锐的杀人利器,哀鸣在炸药的爆裂声中依然清晰可闻,藤蔓上开出妖冶的莲花,清淡的香味掩盖了弥漫的铁锈血腥。

幻术仍没有结束,敌方的狙击手像是如梦初醒般几个点射覆盖了窗口六道骸可能的站位,纵然幻术遮挡敌方视线,但蕴含狙击手丰富经验的子弹仍有一颗向着六道骸笔直地飞来。

骸心里按脚糟糕,正准备打断幻术躲避子弹,忽然几只云刺猬准确的挡住了子弹的去路。

骸偏头瞥了一眼云雀,后者仍然靠在墙上,然敛起的的锐目已经睁开,蓝灰瞳显出沉着冷静的光,望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右手中指上彭格列的戒指正燃着瑰丽的紫色云焰,已经打开的匣子放在他身边的地面上。

骸无暇多想,聚神维持这个庞大而至关重要的幻术。云刺猬小卷始终环绕在他身边拦住所有威胁。

幻术终于完成,消除了所有具有威胁的远程攻击手。是时候来一场正面的硬碰硬对抗了。

骸握紧三叉戟呼出一口气,长时间维持幻术让他稍有些疲倦,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窗外特雷诺家族的人已从掩体走出戒备的接近此处。

骸望向一边的云雀,他已经站起身,手里的浮萍拐上紫焰猎猎地飒响,云雀的双眸也注视着他,一向坚定却在此刻似乎带了点犹豫“你不行的话…”话到一半欲言又止。

骸一愣,无意识地喃喃“恭弥?”这样带了点怜惜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这真是我认识的云雀恭弥?

“就咬杀你啊”瞬间凤目闪过狠绝,冷酷的不留一点余地。骸舒了口气放下心来,果然还是那个正常的恭弥。

转身踏出掩体之际,一句轻飘飘的话滑过骸耳际“你想多了。”随后六道骸在云雀玩味的眼神中僵硬的走出掩体。

战斗总归还是紧张的,云雀随手把增殖的小卷丢进掩体,带着利刺的圆球迅速膨大将坚固的掩体归为一抔尘土。

云雀和骸一前一后信步向前,十几个训练有素的黑衣人迅速端着枪站成圆形,将两人包围在中间。

云雀轻哼一声停住脚步,骸随即旋身背靠背站在他身后。静穆的空气里硝烟味经久不散,即使只有两个人特雷诺家族仍旧惮惧,不敢轻举妄动。

云焰从云雀的右手中指燃起,似是警告让所有人绷紧了神经,浮萍拐上紫焰燃烧更烈。黑衣人皆蹙紧了眉,警惕的看着浮萍拐覆着的威慑的云焰。

云雀挑了挑嘴角带出一点极为微小的笑意,他向后轻撤一步靠上骸的后背,只是一瞬两人便以相同的姿势袭上离自己最近的威胁,扳机被条件反射般扣下,子弹却炸裂在枪膛,来不及检查枪支,只有立即扔下枪拿出随身的匕首或是匣兵器,目标只有过处皆是血花的骸云二人。

从容不迫,凭他们的身手即便是二对百也不是什么难事,何况现在只有区区十多个人?六道骸右眼的数字已然跳转到四,熠熠的斗气映得他的眼神模糊不清。自如,未等敌人接近他们便已经惨叫着倒地不起,战斗的节奏很快,云雀嘴角带着笑,他在享受这场战斗。

敌方的支援和直升机的轰鸣同时到来,骸异色的双目盯着奔跑而来的二十多名增援人员,云雀蓝灰的凤目注视着从楼顶准备起飞的直升机。看来瓦尔•特雷诺打算溜走,不约而同两人的眼底都压上了一丝严肃。

云雀转身,动作比刚刚又提快了许多。骸觉察到,一挥戟解决掉试图攻击他的对手,一手抓住云雀的左手上臂,沉声道:“你去解决那老头,这交给我。”

薄唇紧抿成一道细线,云雀略略思量了下,正准备开口拒绝,上臂又被骸攥得紧了紧。

“信我!”语气有些急促,骸的双眸忽然多了些与众不同的光辉,云雀看得一愣,点了点头。

骸忽而一笑,一把抓过云雀系得一丝不苟的领带在他唇上印下一吻,转而带着轻飘飘的“kufufufu”放下一个极为华丽绚烂不符合其一贯风格的浮夸幻术。

眸色暗了暗,云雀决定延后对其不敬行为的讨伐,转身之时已有一串云刺猬搭成上升梯般的样子,云雀架着双拐踏着浮在空中的云刺猬,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接近了已经起飞的直升机,拐子在瞬间生出倒刺,云雀抓着拐狠狠抽在直升机油箱位置,力度大到直接一击刺破油箱被甲。再一击抽断直升机尾翼,直升机立即失去控制,无助的旋转两下便直直坠向底面。

云雀傲然立在云刺猬之上,以近乎蔑视的态度冷眼看着爆炸的火光冲天。火光过后面前蓦然出现妖娆的莲花藤蔓楼梯,云雀挑挑眉,偏头看向骸的方向,后者正与两三个人缠斗,留给他一个自信的侧脸和调笑的回视。

云雀踩着藤蔓回到地面,收起浮萍拐摸出手枪向着重度烧伤奄奄一息的瓦尔•特雷诺补上一枪以确定其再无生还可能性,然后蹲下身确认死者身份无误。做完这一切的云雀再度站起身之时,骸已经解决了全部的喽啰正靠着出自自己之手的樱花树休息。

云雀迈步,走向骸的途中浮萍拐再度出匣,手握双拐的他突然矮身疾步上前横拐击向骸柔软的腹部,即便疲劳至极出于本能骸还是一把抓住云雀袭来的手臂将他制在樱花树上,强制他收匣,继而开口“恭弥…这是做什么?”

“违反风纪,咬杀!”清冷的声音十分淡漠地吐出几个字,云雀目光锐利直视着骸的双瞳。

闻言骸挑了挑眉,语带疑惑“哦呀?违反风纪?”

问到这儿云雀的双颊忽然带了一点几不可见的红。骸忽然了然,压着云雀双臂再次贴上了自己的唇。

“那又有什么关系。”

_The End_

评论
热度 ( 7 )

© 乙酰胆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