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酰胆碱

来者不拒,去者决不饶恕。
你好陌生人,我是阿朔/陆鸣。
just自娱自乐。
年更博主。文章主虞鸣刑林黑花骸云
萌点强强/互攻/BDSM
涉及
宝石之国/碧蓝航线/排球少年/艳汉/ZONE00/四代目大和辰之

【给自己】关于麒麟的一点点怨念。

只是忽然有点难过的碎碎念。

对没错我是自虐的去看了《人间烟火》。

总是期待着事情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永远不会变,可是时间总是在走的万物是永不停歇的,你喜欢的东西会一点点变或许变成你再也不喜欢的样子。

多难过啊。

就像是我总觉得麒麟中队是一成不变最残酷也是最温暖的样子,方小侯爷喳喳呼呼的对着默爷唠叨,干果儿也还是那么个万人迷的样子跟队长眉来眼去,郑老大喜滋滋的炫耀着楷嫂,阿泰又被吓得哭的泪涕横流,徐小花以爱恋的目光擦着枪,夏队长带着发财打滚,发财见了破军还绕着走。严座的臂上还站着七杀帅成一副要了命的样子。端起枪他们又是一副样子,陆臻双枪在手左右开弓25米内飞虫勿近,夏大人视线过处枪枪眉心,默爷长枪一划800米无人区,郑老大随手抄一把枪玩的出神入化,侯爷的88通用机枪火爆得一如其人,徐小花有着独属于狙击手的锐利目光。

我总觉得他们是这样的。

我总觉得他们永远都不会变。

我总觉得麒麟中队会一直是这样的,谁也不会离开,谁也舍不得离开。

就像夏大人没法想象没有陆臻,就像我没法想象麒麟中队离了他们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可时间不是停滞不前的,可愿望不是总能满足的。

在我完全猝不及防的时候忽然清晰的认识到默爷离开了,陆臻离开了,郑老大离开了。麒麟没有陈默没有陆臻没有郑楷了,夏明朗已经是副大队长了,麒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麒麟了。

这个认知让我很心疼很难以接受,陆臻北上时路过西安去找默爷,他们穿着不一样的军装。他们坐在沉淀着时光的古城墙上,陆臻慢慢地唱歌,狠狠地想他们,默默地流泪。

他说,我是不是很没出息,我现在就开始难受了。

他说,离开了就是有点想,能沾沾味道也好。

他唱的歌那么让人难受,恨不得不顾一切把他再塞回麒麟。

他说,我想永远呆在这里。

他说,我和你会永远在一起。

他说,这片土地会持续给我力量。

可是人是会走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所以默爷去了西安做了武警支队长。

所以郑老大转了地方一心顾着漂亮的楷嫂。

所以陆臻北上有了全新的工作,封闭式。

陆臻说,我们要学会享受残缺的生命。

这就是残缺了吧。

可是舍不得。

谢谢《麒麟》,以及,再见麒麟。

是时候该接受他们全新的人生了。

这么告诉自己。

默爷还是我喜欢的默爷。

评论 ( 14 )
热度 ( 8 )

© 乙酰胆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