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酰胆碱

来者不拒,去者决不饶恕。
你好陌生人,我是阿朔/陆鸣。
just自娱自乐。
年更博主。文章主虞鸣刑林黑花骸云
萌点强强/互攻/BDSM
涉及
宝石之国/碧蓝航线/排球少年/艳汉/ZONE00/四代目大和辰之

段子|无题|731三叔微博段子衍生

^盗墓笔记
^黑瞎子×解语花
^原著向 7.31三叔微博段子衍生
^OOC避让注意
^WB 齐临

北京郊外山谷间的一片开阔地,乌乌泱泱停了几十辆车。

解语花靠在为首的悍马上眼神肃然,然悍马底盘太高车头已然顶到解语花后腰,气势生生掉了一大截。

但他岿然不动,身量高挑的黑瞎子倚在他旁边抽烟,解语花皱皱眉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抖出一支叼在嘴上,偏过头去借着黑瞎子的烟头点着了深吸一口,吐出一片浓得呛人的烟雾。

黑瞎子有点惊讶的看着他,解语花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没头没脑的丢下一句:“反正我又不唱戏了。”

黑瞎子一愣,蓦地忆起他确乎是很久没有看到解语花唱戏了,自他开始帮吴邪趟这摊子混水,解当家琐事缠身哪还有什么闲情逸致去唱戏。

但是……黑瞎子顿了顿继续回忆。他真的不知道解语花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抽烟了,他侧头去看解语花抽烟的样子,熟练带着一种与他气质截然相反的颓废的唐璜,恰到好处与他本来的气场融合在一起勾出一片诱人的雾,这是一种……让黑瞎子极为不自信的姿态,臲卼着使他咬碎了烟的滤嘴仍不自知,直到海绵洇在口腔中他才掐灭了烟掷在地上。

气氛有些压抑沉闷,或许是接下来的行程让所有人都心情沉重,解语花只是默默的抽着烟望着东北方向的山发呆,面对黑瞎子时少有的沉默。

“花儿你是不是……坐上来更好?”黑瞎子盯着解语花硌着车头的后腰半开玩笑似的提了个建议,试图借此活跃一下气氛。

不过很显然,毫无成效,解语花听到这样的话一反常态的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撑上车头听从了建议。

黑瞎子无奈笑了笑抢下解语花唇间的烟碾灭,解语花只是偏头看他一眼,慢慢屈起膝盖搭上手臂,依旧看着山岳,然眼神,已经带了决绝的复杂。

“花儿,”黑瞎子抱着臂严肃的看着他。“你太紧张了,放松点别这么沉闷。”

像是在浓雾中蓦然亮了一点暖黄的光,解语花转过头来忽然笑开,眼睛里飞扬的风采又重新跳跃起来,“我不紧张,我一点也不紧张。反而是一种临近解脱的轻松啊。”解语花一跃从车上跳下,刚刚的颓璜转瞬一如浓雾烟消云散。“这是最后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随即合上。“吴邪那边应该差不多了。”他转身从车窗拿出车载对讲机调了频道。“各位,准备出发。”

山谷里马达的轰鸣陆陆续续的响起来,解语花最后看了一眼东方乌云层隙中透出的灿然阳光,按了一条信息,跳上副驾驶嘴角勾起一个淡然自信的弧度。

Fin.

评论
热度 ( 5 )

© 乙酰胆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