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酰胆碱

来者不拒,去者决不饶恕。
你好陌生人,我是阿朔/陆鸣。
just自娱自乐。
年更博主。文章主虞鸣刑林黑花骸云
萌点强强/互攻/BDSM
涉及
宝石之国/碧蓝航线/排球少年/艳汉/ZONE00/四代目大和辰之

[指代不明]RECALL

Recall

^大概是原创。
^WB齐临
^From 来良病院
^弁:
原本写这篇的时候“你”是有原型的。但是越写越觉得“你”可以是任何一个人。可以代入吴邪可以代入小哥可以代入花儿可以代入瞎子,这几个人比较合适其余的我没有试过……总之“你”是一个包罗万象的人请自由理解w

他们说,这是高原。

辽阔而高远。空气中带着清冷的神圣,高耸的山上皑皑的雪和乌黑的岩,苍远的天空蓝的透彻,凌空的鹰锐利的目带起凛冽的风,划过高原人朴实黝黑的脸。

你站在布达拉宫前寂寥的广场上,拴住无数人的目光,你似是不知情,或者毫不在意,独自一人静静站着,面朝宏伟的布达拉宫,头顶高原的蓝天白云。你蓦地笑了,转身离开,马丁靴裹着修长双腿留下坚定而不容置疑的脚步。你觉得世界都静了,只剩下你心口跳跃的同样坚定的声音。

你又上了火车,你喜欢拉萨,可你觉得你不属于那儿,你是外乡人,你心中总有声音这么说着,你觉得慌乱、不安,所以你离开,逃离这样的不安,去找你的地方。

窗外是纳木错,你盯着湛蓝的湖水出神,好像想到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回过神时,你已经站在纳木错湖边一处高耸的岩石上,不远处的游客惊恐担忧地看着你,你转头冲他们轻松地笑了笑,又重新诚切地望着这片湖水。

风景独好,你站在这儿,离天似乎又近了一步。明晃晃的太阳已经西斜,在天与水交接处烧出一片灿烂的艳红,湖水由炽烈的红逐渐过渡到沉静的蓝最后积在你脚下,你感到宓静正将你带离所有的红尘与喧嚣,你踉跄了一步摇摇头摆脱这样的感觉。不太对,你想,这不是我的地方。

于是你跳下了岩石,复又坐上了汽车,开始目标明确但又漫无目的的寻找。你只知道你的地方在这儿,在西藏,但青藏高原广袤而辽阔,你的归处藏在哪,你不知道,也无从得知。

你看着苍凉的山峦心飞到远处脱离了你的束缚,你开始放空,这是潜意识支配下的同调行为,你隐隐约约觉得,在这样的地方,只有忘掉自己。

不知过去多久,你的心忽然重重擂回你的胸腔,一下一下跳得激荡,你蓦然惊醒,思绪又重新回到你脑中,你看着窗外的山极强烈的归属感占据了你。你立即下了车,开始用双脚去丈量你的地方,你的归处。

你略微仰着头看山与天的缝隙,山鹰不时从那缝隙穿出来又回那缝隙去。你发觉缝隙的走势越发熟悉,一点点迟钝的疑惑浮在你脑中。

为了平复这点疑惑你将视线放平,眼前是一条车辙积出的泥路蜿蜒向那山谷去,远处牦牛拉着覆着苫布的车缓缓向里走去,沉重的铜铃偶尔有悲戚的哀响,悲伤从那山谷里漫出来,漫到你面前,淹没了你。

你站住脚,忽然明白了这条路通向哪。是了,没错,你脱力地跪下去,泪水溢满了你的视野。

顺着这条泥路继续往前走,山谷里是这一带藏民天葬的坟冢,你曾在那里,亲手葬了你的爱人。

你不能再往前,你转身离开,你决定在这儿建一个毛毡房住着,你觉得你得待在这儿,你的归处。

你忽然想起一句话,你把它轻轻念散在风里,然后你又重新坚定、无畏,大步向前。

——你思念的人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归处。

Fin.

评论
热度 ( 1 )

© 乙酰胆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