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酰胆碱

来者不拒,去者绝不饶恕。
你好陌生人。我是阿朔/齐临。请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just自娱自乐。
文章主虞鸣黑花,副骸云明唐丐明。年更…短篇。
涉及cp喜好以下,不转载主推荐
简介Reset
麒麟/唇枪
虞鸣/黑花/骸云/宗凛/明唐/丐明/苍明/楼诚/双飞组
ZONE-00/RWBY/排球/艳汉
Kazaky/陈坤/Sound Horizon
Cosplay√剑三√天谕√守望先锋√
念破喵哥。
lo偏好,基佬&Goth

杂记。

晚上的时候接到爸爸的电话,说原来你是今天生日,我还当是明天。


我爹跟我一个毛病,记不住生日。他连自个儿的都不记得——弄得我从来不知道哪天送他礼物好——我倒还好点儿,记得自己的以及最重要的一个人的。


自我参照效应,相当自私又逃不过的东西。


我妈问我怎么过的,有没有吃蛋糕,特意提早给我打钱让我吃顿好的,有没有出去聚聚,长寿面总吃了吧?


我说,没有,没吃好的,没聚,倒是晚上是吃的面条。


她说那就跟平常一样过的啊?


嗯。


我妈每次都特别关心我生日,买蛋糕她比我还积极。我渐渐大了以后就不那么在乎生日了,虽然,还是十分期待收到礼物,早早地把微博名改成哪天哪天生日。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没什么礼物,没什么生贺。生日当天失落反而更多些。那时候对我来说一句生日快乐都极为重要,期待一个热闹难忘的生日,奈何仍在上学,玩得太疯,不适合我。


然而今年是真的什么也不期望了,生日快乐,说不说也没差。礼物给了我自然还得还,不用那么在乎的或许只有我最爱最爱的人了。记得去年的热情提前一星期把微博名字改了,部门和班级里的人都给我刷了生日快乐,我笑着说谢谢,眼里没什么波澜。


要说不高兴也假,但确实,不那么在乎。


最重要的双双儿给我的礼物大概还在路上,这两天应该能拿到,自己也没给自己礼物。父母和同体的礼物还等着我去要。舍友给了支我想了很久但又不那么想要的唇膏。


满足吗?


当然,这是我活着的证明。


我爱他们,如同他们爱我。这份爱永不停歇,没人在乎一句生日快乐,没人在乎有没有礼物。


你们是我最大最好的礼物,此生有你,别无所求。


生日已过,19岁,该学着独立理智成熟稳重了。


谢谢你们,感谢世界。


评论
热度 ( 1 )

© 乙酰胆碱 | Powered by LOFTER